我的社工修行路

何桂英/文

我认同社工,我投入工作,但是我仍然没有找到我自己认可的状态,好像知道方向,但我的行动还没能到达,我仍然在起起伏伏的社工路上继续修行,希望有一天我会找到满意而舒服的自己。

 专注服务,
找回自己的意义和价值感 

我最先是通过电视上知道社工,了解到社工在香港是一种职业。高考后我收到社会工作职业技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那个时候觉得社工离我们很远,这个专业是怎样的也不了解,在国内也没有这个职业。当时问老师,老师说在国内可能短期内都不会有社工这个职业,但这个职业将来很有发展前景,再过十年国内肯定有这个职业,现在回想觉得老师挺有先见之明。

我读的是社区康复专业,与社会工作相关的专业。除了康复的课程,还会学习社会工作的个案、小组、社区工作、心理学等课程。当时我只是在书本上了解到理论知识,没有实际应用或者用于实践,对社工的了解只停留在电视上和书本上。

毕业后我一直没有从事社工相关的工作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知道增城有了第一家本土机构乐众,我尝试面试进入,成为其中的一员。自己几乎是从零开始,一开始自己抱着助人的心态进入,慢慢就有挫败感。第一个服务领域是残疾人领域,在服务过程中发现我们提供的服务很难匹配到需求。感觉自己能做的不多,有很大的无力感。在督导和同事的协助下,慢慢有了一些观察和觉察,发现服务对象在我们的陪伴下的改变,看到服务对象慢慢增多的笑容,慢慢走出家门融入社区。这些观察和变化,给予我很大的肯定和鼓励。我有几个大学同学在做残疾人的康复服务,其中一位大学同学的QQ签名上写着:“看到康复者在我的帮助下慢慢地站起来,重新走路,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。”结合这段时间跟残疾人的接触,提供的服务,当服务对象在我的陪伴下,一步步地走出家门,走进社区,融入社会的时候,我意识到康复除了肢体上的康复,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康复。康复师做的更多的是肢体上的康复训练,而社工,更多从身、心、社、灵这几方面出发,让康复者能回归到社会。

从那一刻开始,我坚定了我的社工方向。当机构让我选择以后的职业方向是社工方向或者康复师方向时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社工方向。我希望能做有意义的事情,来体现自身的价值。而在社工的工作过程中,在服务的过程中,我的价值观倍升。

 代理项目负责人,
无处安放的自己 

在入职机构的第五个年头,我在服务上慢慢沉淀积累,开始往管理岗位发展,但发觉没有管理经验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。从残疾人服务领域到长者服务领域,从一线社工到组长岗位,再到代理项目负责人,是能力感的建设。社工是做人的工作,在社工路上的前几年,都在专注于服务中,与服务对象一起同行,但当转换了角色,就开始有更多的担忧与恐慌。在服务中,会通过服务对象的改变来获得自我的价值感,但在管理岗位中,慢慢会发现,比做服务难,价值感更难体现。

在担任组长岗位几个月后,居家项目负责人休产假,这个时候我便开始了代理工作,我一直都会觉得,自己还没有具备这个能力,就要上岗这个职位,是个很大的挑战,但是基于对服务对象的责任,我还是接受了这个岗位挑战。

团队的带领和团队的融合对于自己是一个挑战。其实是自己不够自信而感觉是挑战,因为我感觉自己的能力还没有达到项目负责人的要求,我缺乏管理经验,我是社工工作相关专业,对于社工的理论不够扎实,还有我的思维方式不够严谨,做事缺乏规划性,对于社工专业的同事带来会是一种挑战,我之前的自我价值感从服务中体现,现在的体现是同事的评价,所以有一段时间,体验不了自己的价值感,同时因为自己的不自信而感觉很大压力,当我与同事面谈,当面对同事的质疑时,我都会变得非常紧张,而且很谨慎,担心会有什么出错,或者有哪些自己不懂的被同事发现,于是我又在不断地隐藏自己。这个时候的自己是在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和紧张中渡过,心无处安放。

 再次带领团队,
开始觉察和接纳自己 

社工路的第六个年头,我开始正式带领团队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。我负责的项目是广州市主推的大配餐项目,项目有很多急的任务,同时项目内的事情又非常琐碎和严谨。面对项目要求是焦头烂额,寻找合资质的餐饮公司,助餐点的洽谈,服务对象的全覆盖的任务,每周的周报表,不定期的检查,每天都在应付这些事务,很少有空下来的时间整理。

人员的流动性对我的冲击也很大,项目的人员流动,让我对自己有很大的质疑,我会把人员的流动归咎于我的能力不足,因为我的问题项目的人员才会选择离开,然后我会更不自信,更难做一些决定,在招聘人员上更会犹豫。

我选择了不停地学习,我觉得出现了这局面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足,管理上的能力、团队带领能力、自我觉察的能力等,我希望通过各种培训学习,提升自己的能力,通过学习团队带领技巧,让自己的团队更有凝聚力,但是,当我参加完一个又一个培训后,这个状况仍然没有解决。

我静下心慢慢梳理,我发现在团队带领中,我会有我的期待,当同工没有达到我的期待时我会有批判,而我又不会主动去与同工沟通表达,同时有很多事情,我都是自己独立去完成,我会觉得我自己完成更快,于是就变了我整天都是超负荷的状态,而我又没有调动团队成员参与。有时候会更多的时间沉浸在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中,同时我会把所有事情都以解决问题的方式去处理,这样就会不停地解决问题,而问题是永远都解决不完的。有时候我会发现自己对于同工在事情的处理方式上会有自己的评价。

通过对自己的觉察和团队的觉察,我首先要接纳,接纳自己、接纳同工。虽然接纳是社工的基本原则之一,但真正能做到无条件接纳不批判是很难的事情,在接纳自己的不完整也是需要一个过程。只有接纳自己的这种状态,接纳自己的不完美,才能接纳别人,才能接纳团队成员的各种状态,接纳同工的各种价值取向。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其实我们没有对错,但各自的价值观会对我们的决定有影响,我们不能改变大家的想法,也不是去做改变,但我们可以通过理念去影响,我们都有同样的理念,我们理念一致的时候,我们的做法也会彼此靠近。

然后是信任,信任的关系是相互的。只有信任的关系建立了,我们才会坦诚以对,才会更有效地工作。信任的建立首先我是先坦露自己,表达自己,同时相信同工的能力可以被激发,相信同工有能力有责任感,才会放权让同工有更多的担当,让同工有更多的成长。

社工路是一个自我修行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我遇见了多面的自己,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心无处安放,在这个过程中我坚定了自我。

转载增城乐众社工微信公众号

标签: